您当前的位置: 首 页> 中共安康市委老干局> 银发生辉耀金州

不忘党恩不辱使命——记“爱国奋斗”典型人物曹伯勋同志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5-20 10:25 大小:

盛夏的清晨,笔者没有预约,到达曹老的家已是9点,他给我开门时手里还拿着一本《梁家河》书。

年近87岁的曹伯勋老人,从当年离开陕南公学参加汉阴革命,迄今已是70个年头,他把宝贵青春、满腔热血和毕生精力献给了培育他在革命和建设道路上不断成长的这片汉阴热土。

虽说曹老8旬有余,咋看还是虎背熊腰,却不知他早在十年前做了四个心脏搭桥手术,依然耳聪目明,精神焕发。

“我们陨阳虽然47年就解放了,但是共产党、国民党部队时不时穿梭来往,到处兵荒马乱,学校关闭,我上中学被迫中断,不得已到一个私人商店当学徒。1949年7月,陕南区委成立陕南公学要招学生,我约了几个同伴报了名,10月份随大部队西进汉阴。那时我才17岁,当初参加革命想法很简单,就是要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上学、为穷人干事情”。曹老神采飞扬地讲起了年少“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故事。

曹老1932年8月出生在湖北郧阳均县一个佃户家庭,兄妹四人他排老大。父母虽没文化,靠着勤劳,家里一年拥有几十担课和五、六间房子,日子还算比较殷实。

“你家是共产党革命的对象,为啥你又参加共产党?家里不反对吗?”“我上学时读了一些书,也听了一些宣传,看到国民党剥削压迫穷苦百姓的惨状,知道共产党是为穷苦人打天下,所以就瞒着父母参加了共产党”,“我到汉阴家里人都不晓得,直到有老乡回家探亲他们才知道,起初把他们吓死了,后来政府把他们当作干部家庭对待,这才放心的”,曹老欣慰地说道。

“我是党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曹老到汉阴,第一次执行任务是接管电信局,确保新政权信号号令畅通,接着开办培训班为各区、公社培养输送干部,因为土改、社教、查田定产任务艰巨,他的一双足迹踏遍月河川道、碾转南北两山。“白天步行六、七十里山路,晚上开会,为保卫新生政权和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冒着被反动地主残余势力暗杀的危险站岗放哨,那时也没得多少武器,我身上只配了两颗手榴弹。1950年正月初三上铁佛干了三年,县上把我调到团县委,25岁到平梁担任副区长,1960年从漩涡副区长调到县新华书店当经理,1970年参与组建县广播站,1977年完成使命后到县财政局任副局长,直到1993年离休。尽管工作条件再艰苦,只要组织一声令下,我都坚决服从,整天干劲十足,根本不知道累”,说到这曹老异常兴奋。他参加革命第一件事就是在陕南公学加入了共青团,此后时时刻刻以一名优秀共青团员和党的生力军奋战在最困难最艰险最需要的工作一线,到老了离休了还要负责党支部的工作,只要组织需要,他就是带病也要坚持工作。

“党性就是要在艰苦的环境里磨炼”

在离休支部党员会上,曹老和大家一起学习讨论报告文学《梁家河》:“在陕北插队的七年,给我留下的东西几乎带有一种很神秘也很神圣的感觉。我们在后来每有一种挑战,一种考验,或者要去做一个新的工作的时候,我们脑海里翻腾的都是陕北高原上耕牛的父老兄弟的信天游。”“我走的时候,我的人走了,但是我把我的心留在这里。”“初心,来自人民,又回馈人民;梦想,从这里发芽,又从这里出发。”对此,曹老感慨地说:“习近平出生在革命家庭,在特殊时期特定的环境,父亲被下放,母亲出走,可以说他15岁逃难到梁家河下乡插队,虽然经历了艰难困苦的挑战和考验,但是他在这里与基层群众接了地气,建立了初心,在七年的磨练中与老百姓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年轻的党性得到了很好地锤炼成长。我们也是十几岁娃娃经受过革命斗争的洗礼,在艰苦时期砥砺前行,我们和总书记有着共同的感受:没有经历过风风雨雨,哪有阳光彩虹?

“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把党的事业干到底”

曹老在离休干部中年龄最小,责任心强,腿脚便,十年前,离休支部换届,支部的工作就落在了他的肩上。去年换届时,他刚从医院回来,组织征求他的意见,“我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把党的事业干到底”,面对离休支部党员现状,曹老虽说无奈,他还是理直气壮地把支部的担子继续挑了起来。他十年如一日,坚持每月主持召开两次党员会,到不能行走的党员家中送学习资料、收缴党费,积极参加县上组织的大型会议和座谈会,敢于谏言献策,重视支持全县经济社会发展重大建设,高度关注老干部政治生活待遇落实,定期看望生病住院的老干部,关心关怀青少年成长,经常和“五老宣讲团”一道

给中小学生开展爱国主义教育。

曹老一生恪守清廉,从不为家人和亲属谋取私利,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在事业单位退休了,他没凭着自己权利和优势为儿女们谋求一官半职,孙子研究生毕业了不好就业,有领导要给县上打招呼,他说不给领导出难题,让孩子们自己闯,硬是婉言谢绝了。老伴患高血压心脏病住院,有关部门要给他解决一些困难,曹老却说“我工资那么高,老伴也有退休金,没啥困难,把那份关爱让给其他困难家庭吧。

“我年幼时反叛家庭参加革命,为的就是跟着共产党干事业,尽管在论成份年代受到一些不公,制约了我,好在我53岁终于实现了入党夙愿。现在虽然老了,干不了啥大事了,支部的一些日常工作还是能做的,为老同志搞点服务也是理所应当,我这一辈子图的就是不忘党恩,不辱使命,不把当时参加革命的初心给忘掉了!”临行前,曹老这番话让笔者感受至深。




  • Baidu
    map